导航: 首页 >> 心情随笔

牙套的烦恼

发表时间:2020-8-13 19:02:00 手机版

  对一个女孩来说,十二三岁应该是“美”这个意识的萌芽期。那时候我上初中,却一直不敢开口大笑,因为我的牙齿。

  我的两颗门牙之间,有一条过于宽大的缝隙。上初中的时候,这件事情几乎成为我的一个心病,每天晚上睡觉前我都期盼着——希望第二天早上这个缝隙可以消失。我的父母对“美”这件事情毫不在意,当我尝试去倾诉这件事情带给我的痛苦时,他们却觉得我在小题大做。

  中考我考得还不错,进了县里最好的高中。在新的班级里,我交到了一个很好的朋友——弯弯。

  她在很多地方都和我很像,但和我不一样的是,她比我开心很多,好像总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想法。渐渐地我也变得开朗了一些。我也会向弯弯倾诉生活中的种种烦恼。

  不知道爸爸妈妈是不是终于觉得:我是个大姑娘了,该注意形象了。一天放学回到家,他们主动问我,要不要去矫正牙齿。我之前从未想过不整齐的牙齿是可以矫正的。去医院的前一晚,我失眠了。我跳过了自己戴着牙套的情节,直接想象的,是拆掉牙套之后自己的样子。多好啊,我的牙齿马上就能像其他女孩子的一样了。

  我第一天戴着牙套去教室的时候很紧张,生怕自己会成为大家瞩目的对象,可一天下来,发现根本没有几个人注意到我的牙套。

  那一天,散了晚自习,我和弯弯坐在操场上,我絮絮叨叨地对她说着自己的心事,说等高考结束,我爸会带我去上海、北京玩,那时候我的牙套应该就可以摘掉了。

  可坐在我身旁的弯弯却突然哭了,不是那种低声抽泣,而是放声痛哭。那也是我生平第一次听到与我的烦恼截然不同的烦恼——

  弯弯家在农村,家里的经济条件很差,有一个正在读大学的哥哥,还有一个姐姐,是聋哑人。她妈妈的身体一直都不太好,她的爸爸在她13岁那年就去世了,当时她爸爸在上海的建筑工地上打工,是从脚手架上摔下来意外离世的。

  以前上海在她的想象中,是那么繁华、遥远的一个城市。可没想到第一次去,就是去处理至亲的后事。

  啊,我的十三四岁,人生中最大的烦恼,居然是兩颗牙齿中间的缝隙——只是一条缝隙而已。

  我的牙齿后来又出过其他的问题,但也不是多么难的事,总能想办法解决的——门牙之间有缝隙,真的是件小事情,戴个牙套就能够矫正过来。

  没想到,那样一个高中晚自习后的夜谈,竟彻底治愈了我少年的烦恼,也给了我一颗悲天悯人的心。

@2019 www.bjjw.com.cn  理论在线 版权所有 网站地图